互聯(lián)網(wǎng)營(yíng)銷(xiāo)的陷阱與對策

 品牌-營(yíng)銷(xiāo)-管理類(lèi)文章    |      2019-03-12

       人類(lèi)想用理性的方式認識并推動(dòng)世界的發(fā)展,卻不知這個(gè)理性是自然在漫長(cháng)的生命中,打發(fā)無(wú)聊時(shí)間而植入人類(lèi)思維中的阿喀琉斯之踵;人類(lèi)一切自以為的推動(dòng)世界發(fā)展的偉大成就,不過(guò)是自然跟人類(lèi)設置的一個(gè)陷阱,就像俄狄浦斯永遠逃不過(guò)的命運。理性只屬于神圣的自然,人類(lèi)永遠是非理性的,因為人類(lèi)的腳后跟始終被自然捏在手中,一切的理性都是徒勞而可笑的掙扎。

塞涅卡有句名言:服從命運的人,跟著(zhù)命運走;不服從命運的人,被命運拖著(zhù)走。就現在看來(lái),人從來(lái)不是服從命運的物種,始終想要沖破理性的牢籠與自然對話(huà),想讓自然聽(tīng)話(huà),且從未停止過(guò)這樣的想入非非。因此,自然在今天才貌似變成了人類(lèi)自然。所謂的烏合之眾只不過(guò)是前面有太過(guò)高大英雄阿喀琉斯,遮住了陽(yáng)光讓人們屈從于陰影之下而已,一旦自然松開(kāi)阿喀琉斯的腳后跟,帕里斯之箭射出,英雄消失,萬(wàn)物顯白,烏合之眾成為光明之子,迅速展示出付諸于行動(dòng)成為英雄的信心與雄心。這個(gè)世界沒(méi)有懦夫,任何一個(gè)懦夫只要你給他一柄上帝的權杖、一襲皇袍加身,就可以讓他顯露出原始的邪惡與英雄氣概;因此,只有機會(huì )缺失、命運不濟的人,他們?yōu)榱嘶钪?zhù)而選擇了從眾的方式茍延殘喘罷了。

那些想要在互聯(lián)網(wǎng)世界里通過(guò)營(yíng)銷(xiāo)一較短長(cháng)的,就是不服從命運,卻始終被命運拖著(zhù)走的人。而人類(lèi)中掌握互聯(lián)網(wǎng)的自然神就是那些互聯(lián)網(wǎng)巨頭,它們聯(lián)合其它資本家(上下游廠(chǎng)商)布下了一個(gè)又一個(gè)陷阱,將人們一群一群的,像趕僵尸一樣趕到陷阱中去,接續著(zhù)自然與人之間貓抓老鼠的游戲局,他們喝著(zhù)波爾多紅酒、吃著(zhù)神戶(hù)牛排,看著(zhù)那些試圖通過(guò)理性玩弄營(yíng)銷(xiāo)術(shù)的局中人,就像看現實(shí)版的僵尸片一樣。由于巨頭們眼睛里只有僵尸,眼珠逐漸煉成了一維的不可分的黃金點(diǎn),在全球化的彎曲時(shí)空中,鼻梁形成球面幾何的二維線(xiàn),沿著(zhù)深邃的鷹勾鼻往下至嘴角處,肌肉在狂喜的抽動(dòng)下泛起幾道可隱匿陷阱的三維空間,上下連接后形成點(diǎn)、線(xiàn)、面三維形式的“慈祥”的笑,笑在這種形式下與它不可言說(shuō)的內容竟然辯證地統一了起來(lái),最終產(chǎn)生出了一個(gè)常人無(wú)法想像且無(wú)法勾勒的四維世界,它如奇跡一般——消失、出現、消失、出現、消失、出現……

馬克思說(shuō),資本家們聯(lián)合在一起很容易,因為他們數量稀少開(kāi)會(huì )的成本是很低的,約個(gè)飯局就可以達成聯(lián)合對付數十億人的交易。舉例來(lái)說(shuō):想把人們趕上網(wǎng),只要利用人們崇尚科學(xué)發(fā)展、跟上現代化不落人后的心理,通過(guò)硬件廠(chǎng)商生產(chǎn)電腦、軟件廠(chǎng)商設計軟件,花點(diǎn)錢(qián)或者不花錢(qián)讓媒體鼓動(dòng)大眾,就可以輕松達到網(wǎng)民億萬(wàn)的結果。如果再想把人趕上手機,那就輕車(chē)熟路了:蘋(píng)果生產(chǎn)手機、網(wǎng)絡(luò )商提供接入技術(shù)、英特爾提供處理器、網(wǎng)絡(luò )公司制造內容與免費假象、政府放松管制……當你害怕眼瞎、得手機病想用選擇權離開(kāi)它的時(shí)候,你發(fā)現已經(jīng)無(wú)能為力只能讓自己瞎下去了。因為馬克思說(shuō)了,大眾想要達成一致,共同抵制資本家們時(shí),卻發(fā)現約飯的成本是非常非常昂貴的。

這是一個(gè)崇尚科學(xué)的時(shí)代,也是一個(gè)信仰資本的時(shí)代;這是一個(gè)誕生權力的商業(yè)社會(huì ),也是一個(gè)令萬(wàn)眾迷失的物質(zhì)世界;這個(gè)世界尚未成熟,這個(gè)世界已經(jīng)成型。我們如何在這個(gè)尚未成熟卻已成型的世界生存,或者在互聯(lián)網(wǎng)控制的商業(yè)世界里營(yíng)銷(xiāo),是我們今天的主題。

我想陷阱就不必細說(shuō),每個(gè)商人或者中國人都知道如何操作,不斷灌輸新的思想、免費、樹(shù)立成功榜樣、培養貪婪與懶惰的惡習……從淘品牌到如今的網(wǎng)紅大咖,營(yíng)銷(xiāo)方式無(wú)一不是如此簡(jiǎn)單拙劣,卻屢試不爽。它的邏輯非常簡(jiǎn)單:讓大眾擁有優(yōu)越感,也就是選擇的權利,然后享受這種權利帶來(lái)的利益,也就是免費或者資本掏錢(qián)讓大眾無(wú)故獲利,如,淘品牌不需要自己經(jīng)營(yíng)淘寶注入流量,代替商戶(hù)經(jīng)營(yíng)店鋪,抖音按照內容分享數量給予廣告費用,通過(guò)流量和廣告有計劃有節奏地捧紅直播網(wǎng)紅,產(chǎn)生直播神話(huà)等;最后,當大眾不亦樂(lè )乎的時(shí)候,權利不知不覺(jué)開(kāi)始轉移,巨頭產(chǎn)生,權利變成權力。大眾連隱私權都無(wú)法享有,誰(shuí)才有如此權力,除了政府,網(wǎng)絡(luò )巨頭就有了如此權力,它實(shí)際上形成了一個(gè)獨立的王國,只不過(guò)是國的附屬“國”,但卻比王國擁有更多的修改“憲法”(規則)的權力。在早期淘寶上的大賣(mài)家,因為不愿交錢(qián)進(jìn)淘寶商城,被潛規則“抄家滅門(mén)(商品下架或貼罰單并切斷流量)”導致破產(chǎn)的比比皆是,現在當然是公開(kāi)的二選一等游戲;百度任意處置客戶(hù)不收錄網(wǎng)頁(yè)的故事更是家喻戶(hù)曉,微博大V的帳號隨意就可以被封殺,抖音瞬間失去流量……不一而足。這些巨頭們無(wú)須政府繁瑣的抓捕、審判、定罪的流程,直接就可以判決商家的生死。

KOL與KOC其實(shí)都是同樣的陷阱,不同的表現形式。當然,前提就是輿論環(huán)境,或者指商業(yè)文明程度,也可以叫做市場(chǎng)經(jīng)濟的自由程度。在國內這樣尚未達到初級市場(chǎng)經(jīng)濟屬于掠奪期的市場(chǎng)經(jīng)濟環(huán)境中,KOL這種有影響力的群體受到的制約較多,他們道德普遍偏低,出來(lái)代言純粹屬于商業(yè)利益的交換,并沒(méi)有公德的考量,社會(huì )缺少有效監管。這種明星號召力在幾百年前培根那里就有四假象的說(shuō)明。人們將明星的成功當作自己的人格投射,誤將那些空洞的語(yǔ)言當作人生指南。柏拉圖更是形象地用洞穴比喻指出,人們將影子當作真實(shí)的世界;黑格爾在講純粹概念(邏輯學(xué))的時(shí)候稱(chēng)之為影子的王國,換到這里來(lái)就是人們在追求沒(méi)有內容(康德的思維無(wú)內容是空的)的影子。而KOC更荒唐,為了炒作這個(gè)概念,換了個(gè)新名詞叫私域流量。人們因為請不起那些擁有大量粉絲的名人代言,寄希望于身邊的親友團,或者再發(fā)明新概念“種草”(消費分享),卻忘記了它的前提依然需要一個(gè)公德和私德的條件。在這種喪失社會(huì )倫理的群體中,人們的分享都是利益交換,而這些消費者的影響力遠不如那些名人,想要通過(guò)這些草根成就一個(gè)銷(xiāo)售神話(huà)可能性微乎其微。

大家熟知的割韭菜是什么樣的世界?收割總是分層級的,政府收割網(wǎng)絡(luò )巨頭,巨頭收割商家,商定收割用戶(hù)。在營(yíng)銷(xiāo)學(xué)中有一個(gè)大家常用的理論,叫滿(mǎn)足消費者需求,或者洞察消費者需求?,F在聽(tīng)來(lái),這句話(huà)很值得商榷。因為在這個(gè)權力、科學(xué)主導一切的時(shí)代,或者在互聯(lián)網(wǎng)的世界里,消費者的需求都是被動(dòng)的。人們以為的主動(dòng)權(選擇權)其實(shí)根本不存在,因為你已經(jīng)把虛假的世界當作真實(shí)的世界,將自己當手段而非目的了。你只會(huì )在此基礎上為自己找理由,為社會(huì )的虛假加以辯護,從而讓自己活得心安理得,好像自己的一切行為都是正常的,正是這樣的正常你才成為被收割的對象。

簡(jiǎn)單講,當科學(xué)不能把想像變成現實(shí)時(shí),如幾十年前連電話(huà)都沒(méi)普及時(shí),你怎么想像買(mǎi)蘋(píng)果手機,就像古人洞察到人類(lèi)有上天的需求,但這種洞察出來(lái)的需求在那個(gè)時(shí)代沒(méi)有任何商業(yè)價(jià)值,無(wú)中不能生有,一切要從有開(kāi)始。換句話(huà)說(shuō),消費者根本連想像蘋(píng)果手機的能力、古人無(wú)法想像出飛機,消費者的需求如何產(chǎn)生?換個(gè)現實(shí)視角,消費者現在無(wú)論你有沒(méi)有買(mǎi)智能手機的需求,你現在都需要一部智能手機,因為不買(mǎi)智能手機,連公交車(chē)都上不了,因為政府要求你出示健康碼。消費者的需求其實(shí)是政治需求,由技術(shù)實(shí)現、社會(huì )組織推動(dòng)。當政治方向是開(kāi)明的就產(chǎn)生藝術(shù)和哲學(xué),當技術(shù)發(fā)展就有原子彈和手機。在古代每個(gè)朝代都有自己的服飾,百姓只能從之,你在宋朝覺(jué)得唐朝的衣服好看,想穿唐朝服裝,有沒(méi)有可能?今天流行什么顏色、什么款式是誰(shuí)在說(shuō)了算,是由國際時(shí)裝界巨頭們,它從來(lái)都不是消費者需求。因此,這些并不是我們今天營(yíng)銷(xiāo)學(xué)中學(xué)到的消費者需求,消費者需求只能在要求下進(jìn)行有限的需求,這樣的需求是以犧牲自由作為代價(jià)的。

推動(dòng)社會(huì )發(fā)展的最大的動(dòng)力是政治動(dòng)力,而不是人類(lèi)智力。政治家們需要擁有持久的權力,他們對權力的理解造就不同的時(shí)代;超英趕美是表示需要快,而這個(gè)快是政治目的,因為落后就要挨打,挨打政權就不穩定的動(dòng)機催生出來(lái)的快,歐美國家都很慢,百姓休息時(shí)間商店都不開(kāi),沒(méi)有人去打他們。因此,落后就要挨打并不是打百姓,百姓要的并不是快,而是快樂(lè ),因此誰(shuí)是主導政權的人跟百姓并沒(méi)有關(guān)系,百姓響應政治快的要求意味著(zhù)去維護政權來(lái)管理自己,畢竟中國落后到現在了,并沒(méi)有人再打過(guò)來(lái),百姓挨打只有一個(gè)原因就是沒(méi)有響應政治快的要求。

中國人的聰明或者快并沒(méi)有讓中國技術(shù)領(lǐng)先,也沒(méi)有讓我們活得比歐美人幸福,因此,我們需要將政治驅動(dòng)的市場(chǎng)經(jīng)濟下的營(yíng)銷(xiāo),與市場(chǎng)經(jīng)濟下的營(yíng)銷(xiāo)分開(kāi)來(lái)思考。 比如古希臘民主政治,公民都可以通過(guò)演講參加普選,這就產(chǎn)生辯證法,也就是早期的論辯術(shù),它直接導致了西方哲學(xué)的誕生和發(fā)展。中國的唐朝,胡風(fēng)盛行,各種文化交融,皇帝需要長(cháng)久擁有權力就需要一種統治方式讓這種多元文化融合,唐代也就成為在中國歷史中藝術(shù)成就最高的時(shí)代。如果找個(gè)特例,那就是西方中世紀,基督教一統天下,上千年間,哲學(xué)、科學(xué)幾乎停留在亞里士多德早期的水平,因為大家都研究上帝是否存在去了,但神學(xué)確實(shí)發(fā)展出了一套又一套的理論,到托馬斯阿奎那已經(jīng)完成了神學(xué)大全。這就是謝林說(shuō)的存在先于思維。

當我們弄清楚了互聯(lián)網(wǎng)具有絕對權力的屬性以后,它的對策已經(jīng)躍然紙上了。服從命運的人,跟著(zhù)命運走;不服從命運的人,被命運拖著(zhù)走。這是電商企業(yè)的命運,跟著(zhù)互聯(lián)網(wǎng)巨頭們的規則走,滿(mǎn)足巨頭們收割的貪婪。其實(shí)互聯(lián)網(wǎng)營(yíng)銷(xiāo)就是一個(gè)傳銷(xiāo)游戲,什么是流量,其實(shí)開(kāi)店的店主就是流量,你要想在平臺上出名或賣(mài)東西,你就需要有人看著(zhù)店鋪運營(yíng)它,這個(gè)運營(yíng)團隊就是注入平臺的流量源,你的KOC就是流量源。店鋪想有人看無(wú)非兩種方式,一是花錢(qián)買(mǎi)流量,包括其它渠道的廣告投放轉移到這個(gè)平臺店鋪后獲取的流量;二是通過(guò)親友團也就是朋友圈拉種子客戶(hù)。后者是平臺成為平臺的最大的流量接入渠道。即使你是大V、網(wǎng)紅平臺最初也是因為你有流量帶入,但當這種流量穩定接入以后,平臺在你身上榨不出新油,就不會(huì )再給你分配流量,那個(gè)初期給你流量讓你興奮地每天導流量進(jìn)入平臺的干勁再怎么發(fā)揮也沒(méi)有增長(cháng),因為你的外部資源已經(jīng)耗盡了,如果你沒(méi)有引流作用,平臺就會(huì )拋棄或者閑置你轉身去扶持新的流量源,也就是新進(jìn)入平臺的群體,這個(gè)群體雖然接入的流量少,但基數大,親友團是幾何級的流量足夠多,通過(guò)分布式計算,也就是圖靈的反應-擴散公式,可以最大化的計算出用戶(hù)群體。因為平臺需要流量增值最大化,它們需要計算每一個(gè)流量的凈值,讓平臺保持平衡,讓邊界最大化。

我們都知道流量其實(shí)最終是固定的,就算中國十四億人都上網(wǎng),那就是峰值了。為了突破這個(gè)固定值,唯一的解決方法是增加網(wǎng)民的上網(wǎng)時(shí)長(cháng),成為手機人。為了增加上網(wǎng)時(shí)長(cháng),就必須增加新內容,而網(wǎng)民大多數是大眾文化,庸俗是這個(gè)群體唯一可以接受的文化形式。但知識總是有限的,平臺的智商也有用盡的時(shí)候,時(shí)間久了再也創(chuàng )造不出什么新鮮的話(huà)題引爆人們的眼球了,怎么辦?讓大眾自己創(chuàng )造內容,只要加上引導就可以讓大眾自我獲得升華,活在自我創(chuàng )造的各種想像出來(lái)的成功形象,沉迷于劇場(chǎng)假象的世界中。引導的內容就是游戲、短視頻、直播、網(wǎng)紅、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的開(kāi)發(fā),這些都是庸俗甚至惡俗的產(chǎn)物,它們可以一直挑動(dòng)人類(lèi)最陰暗的心理,讓人們沉迷于網(wǎng)絡(luò ),淪為網(wǎng)絡(luò )的奴隸,為網(wǎng)絡(luò )巨頭們貢獻生命和金錢(qián),犧牲自己的生活和幸福人生。我們都知道一句名言:墮落是令人愉快的。資本家們擁有計算人性貪婪公式的精英,它們可以榨取大眾每一個(gè)毛細血管的血且讓大眾歡呼雀躍。這就是科學(xué)、知識的力量,只可惜,大眾從來(lái)不會(huì )知道這種力量對自己而言只是一種黑暗能量,對資本家而言才是培根說(shuō)的知識就是力量。

什么是互聯(lián)網(wǎng)生態(tài)?就是將人的整體性打碎,將人的生活分割成一段一段的不相關(guān)聯(lián)的生命,這就是生活碎片化。人的時(shí)間就在各個(gè)網(wǎng)絡(luò )空間中跳躍,電商平臺虛擬購物、網(wǎng)絡(luò )游戲平臺殺敵做英雄、社交平臺說(shuō)無(wú)聊的話(huà)、說(shuō)渴了餓了在外賣(mài)平臺上點(diǎn)吃的喝的、吃飽喝足思淫欲低俗社交平臺看直播去下流、下流完了滿(mǎn)足了想有精神追求了上庸俗文學(xué)網(wǎng)站看市民小說(shuō)(陽(yáng)春白雪高雅了看不懂)、看到人性光輝點(diǎn)了去微博上罵美國人日本人英國人法國人等一切中國政府不喜歡的外國人與外國總統……這就是中國百姓的互聯(lián)網(wǎng)生態(tài),一個(gè)將人與自然分離的虛擬世界。

“政治環(huán)境”在這樣的生態(tài)中得到改善,那些與“不合時(shí)宜”的聲音逐漸消失,網(wǎng)絡(luò )成為一種更容易形成統一思想的工具,民眾的集體狂歡、沉迷與傻樂(lè ),讓互聯(lián)網(wǎng)世界真正成為了一個(gè)世界,一個(gè)真實(shí)的海市蜃樓。當這個(gè)世界形成,它顯示出來(lái)的是巨大的商業(yè)機會(huì )與政治財富,政治家與資本家很自然地就走在了一起,而民眾在羊群效應下,自然會(huì )趨之若鶩。

這個(gè)世界通過(guò)數字產(chǎn)業(yè)的各個(gè)環(huán)節一起打造出來(lái),他們背后就是科學(xué)技術(shù)與資本家的身影,諸如英特爾、微軟與華爾街金融。當初馬云在03年公司員工大會(huì )上驕傲地公開(kāi)表示不搞C2C、依靠自己的智慧與市場(chǎng)不與政府打交道,擺脫政府的控制,不像那些倒下去的富豪一樣走紅頂商人那條路?,F在看來(lái),他失敗了,但他卻很享受現在的失敗,邁著(zhù)另一種自信滿(mǎn)滿(mǎn)的碎步走在政商一體的道路上。換句話(huà)說(shuō),不管馬云愿意不愿意,都要服從這樣的命運,但他可以享受政權之下的商業(yè)帝國帶來(lái)的權力,通過(guò)這樣的權力主宰次一級大眾的命運,做個(gè)山大王,這就是權力的層級。

 也許,當初萊布尼茨并沒(méi)有打算在科學(xué)上有什么大的突破,純粹只是數學(xué)的邏輯思考,如果他看到今天0和1變成這樣的世界,也許他會(huì )跟愛(ài)因思坦看到原子彈爆炸一樣瞠目結舌。

講到這里,如果這中間還有多少營(yíng)銷(xiāo)動(dòng)作可以做的話(huà),那就是建立再次一級的權力圈層,如果你有這個(gè)資本和能力的話(huà),否則就只有認真做好產(chǎn)品、品牌與服務(wù),通過(guò)產(chǎn)品的持續創(chuàng )新、內容的持續創(chuàng )造,品牌力的持續打造,才能讓轉化率持續提升,并讓客戶(hù)留存再消費或轉介紹,這些工作是成為降低流量費的基礎。當然,你也可以以惡制惡,用更糟糕的形式、更沒(méi)有底線(xiàn)的方式讓這個(gè)商業(yè)世界更沒(méi)有希望來(lái)?yè)Q取你的商業(yè)利益。要知道,任何新的工具諸如直播,對于在平臺上經(jīng)營(yíng)的企業(yè)而言,只不過(guò)是多增加了或者換了一種銷(xiāo)售形式,且沒(méi)有比任何人有優(yōu)勢,因為大家可以同時(shí)擁有這樣的方式,最終還是處在同一個(gè)起跑線(xiàn)。簡(jiǎn)單講,你不做直播,要流量,做直播也要流量;轉化率高低并不取決于你的直播人員長(cháng)相如何,如何會(huì )說(shuō),而是取決于你的產(chǎn)品、品牌、價(jià)格等綜合競爭優(yōu)勢,否則那些直播大咖為什么要賣(mài)品牌產(chǎn)品,且品牌越大越好?因為有沒(méi)有直播是不是網(wǎng)紅,他們心里清楚,消費者在哪里都認品牌,電商平臺上永遠是品牌產(chǎn)品流量獲取成本最低,銷(xiāo)量最好;國人出海代購永遠只買(mǎi)大牌。做為一個(gè)生意人,無(wú)論在哪里,線(xiàn)上或線(xiàn)下,信息時(shí)代前還是信息時(shí)代后,不會(huì )有人傻到真相信這是一個(gè)不需要品牌只相信互聯(lián)網(wǎng)時(shí)代編織的網(wǎng)絡(luò )營(yíng)銷(xiāo)神話(huà)故事,靠個(gè)網(wǎng)紅直播就可以讓你日進(jìn)斗金。

如果你想像董明珠當年跟國美電器那樣叫板自建渠道的話(huà),你需要有足夠的品牌力、資本、策略和膽識向上行走,下行肯定是不會(huì )有出路的。上行,這并非不可能,因為物極必反,大眾最終不愿意長(cháng)期受這種非政治的政治權力型的平臺控制,這種被手機-網(wǎng)絡(luò )格式化了的失去自由的虛擬生活感,現在只在少數人身上產(chǎn)生困惑與苦惱,但最終大眾會(huì )從這種虛無(wú)世界里驚醒,并站起轉身走向自然,這個(gè)時(shí)間可能會(huì )很久。不過(guò),雖然大眾會(huì )醒,但還是會(huì )接著(zhù)進(jìn)入下一個(gè)虛無(wú)的輪回中去,這是人類(lèi)的宿命。

人們將文明社會(huì )賦予自己的說(shuō)話(huà)權利,通過(guò)互聯(lián)網(wǎng)“自由”地表達了出來(lái),人們并不在意自己的表達能力,也毫不諱言自己表達的利益動(dòng)機,甚至隱匿著(zhù)的原始野蠻的支配欲望,包括孤獨的恐懼感。這一切都成為互聯(lián)網(wǎng)營(yíng)銷(xiāo)的核心“價(jià)值”,自媒體讓人們可以說(shuō)話(huà),通過(guò)獲得粉絲滿(mǎn)足擁有支配權的欲望;社交媒體讓人們可以相互交易,無(wú)論是精神的還是物質(zhì)的,都可以通過(guò)社交形式獲得滿(mǎn)足;靜態(tài)電商可以滿(mǎn)足人們在萬(wàn)國商品中展示女王般無(wú)盡的選擇權力…互聯(lián)網(wǎng)營(yíng)銷(xiāo)就在這個(gè)人性的屠宰場(chǎng)中磨刀霍霍。

營(yíng)銷(xiāo)有兩個(gè)任務(wù):一是滿(mǎn)足主體,也就是恩特的感性學(xué)營(yíng)銷(xiāo)研究的方法-主體性營(yíng)銷(xiāo)(積極的人性);二是價(jià)值工程設計,在營(yíng)銷(xiāo)的各個(gè)環(huán)節計算與營(yíng)銷(xiāo)主體最平衡的價(jià)值點(diǎn)?;ヂ?lián)網(wǎng)營(yíng)銷(xiāo)相較于傳統營(yíng)銷(xiāo),主體性明確,營(yíng)銷(xiāo)設計趨于精準。這恰是懸在消費者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也是社會(huì )的潘多拉之盒。當我們窮盡一切“智慧”對人性進(jìn)行算計以后,人性還剩下多少,那我們營(yíng)銷(xiāo)的主體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