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化視野下的“茶”品牌創(chuàng )建

 企業(yè)經(jīng)營(yíng)哲學(xué)    |      2019-03-12

夫飲者在象,知者在意;盡意莫若象,盡象莫若言,言不盡意,道也。茶道即茶禮,禮者,人道之極也(《荀子》),毋不敬(《禮記》);禮者,天地,體陰陽(yáng)(《春秋繁露》);禮是事與敬的對象,亦即人事和天理,這就是中國茶道的天人關(guān)系,也是一切天人關(guān)系的基本范疇。無(wú)論百姓日飲而不知,還是文人品茗、釋氏禪茶,“形下即形上,器就是道”——朱子。

談?wù)撊魏我粋€(gè)命題,都需要建立在有相應前提條件的基礎之上。恩特研究東西方文化作為品牌管理咨詢(xún)的”楔子”,提出中國文化視野下建立品牌的觀(guān)念,是結合目前國內文化現狀和品牌遇到的創(chuàng )建困境而闡發(fā)的。這就是恩特主張的品牌哲學(xué)的整體(意義)性原則,也是中國文化強調的啟一舉體的思想,就如同此刻我在講“茶”的時(shí)候,大家可以將茶理解為一切“物”,任何一個(gè)產(chǎn)品都可以代入,“道”是相通的。

茶與品牌都是一種文化現象,作為審美這樣的現象是可以孤立看待的,但所有現象都不是孤立存在的,我們不能簡(jiǎn)單使用還原論來(lái)思考,借用胡塞爾的現象學(xué)來(lái)講,它需要進(jìn)一步回到事情本身。如何才能回到事情本身?也就是中國人說(shuō)的你首先要看到不同“門(mén)”的門(mén)道,才能得“道”,這個(gè)道就是變中之不變的常道。

恩特品牌策劃不同于那些先從行業(yè)研究為出發(fā)點(diǎn)的專(zhuān)業(yè)方法的思考形式,行業(yè)會(huì )變化,會(huì )消失,宏觀(guān)的靜態(tài)觀(guān)察也是一樣,而人文會(huì )因人而持續存在。除了我們講的整體性,另外就是文化思想與歷史敘述,我們在考察市場(chǎng)的時(shí)候,大多情況下是有預設的,如某個(gè)細分市場(chǎng)-傳統茶文化,某種文化現象-年青人的茶飲,然后考察宏觀(guān)環(huán)境、搜集一堆詩(shī)意的文章以及平熟的茶文化遐想,每家茶商開(kāi)口都是產(chǎn)地無(wú)污染、海撥有多高、茶樹(shù)也很老、工藝非常好,師傅手藝精、茶湯色澤潤等等,茶室里播放的音樂(lè )幾乎同樣的千篇一律,樂(lè )通倫理似乎跟茶沒(méi)有任何關(guān)系似的,這樣深入一些的文化思想以及歷史的敘述幾乎沒(méi)有人會(huì )去思考挖掘。

2011年1月11日,高9.5米的孔子像奇跡一般出現在天安門(mén)邊,國家博物館北門(mén)廣場(chǎng)內,一百天后,又如來(lái)時(shí)一樣奇跡一般消失了,官方說(shuō)臨時(shí)擺放放錯了位置。我曾多次提過(guò)亨廷頓的《文明的沖突》,也跟許多立場(chǎng)想要成為企業(yè)管理者說(shuō)過(guò)對于政治需要有一些認識,因為我們是在一個(gè)迅速變化中的中國,許多的未來(lái)都在此認識中才能解蔽。

這里的邏輯關(guān)系:弘揚傳統文化的茶道,就需要思考中國文化斷層的問(wèn)題,茶道意味著(zhù)茶禮,它要通過(guò)恢復事人與事天來(lái)維持社會(huì )倫理關(guān)系,而能夠講茶道的國內寥寥無(wú)幾,講茶藝的如同講易學(xué)、佛學(xué)、陽(yáng)明心學(xué)的一樣,遍布大街小巷。因此,茶品牌選擇茶道有兩個(gè)問(wèn)題,一是后繼無(wú)人,年青人更喜歡快節奏時(shí)尚感強的茶飲;二是社會(huì )失序,傳統文化的禮,在現實(shí)中囿于物質(zhì)思維,對人事的敬看在錢(qián)的面子上尚有三分,對天的敬早已被物理學(xué)代替了。

日本的禪茶,我們國人喜歡簡(jiǎn)單地歸結為由唐宋傳入日本,這種簡(jiǎn)單的喜歡性歸結方式帶有強烈的自我意識觸發(fā)出來(lái)的阿Q精神,沒(méi)有任何見(jiàn)賢思齊的反思,這值得我們警惕。我們談及禪茶,就要由唐李翱《復性書(shū)》開(kāi)始了解它的發(fā)生,在李翱那里“道”它就成為儒家、釋氏義理之辯的產(chǎn)物,較六朝談玄時(shí)期佛教影響較微不同,唐宋時(shí)期釋氏直接影響著(zhù)社會(huì )倫理觀(guān)念,動(dòng)搖著(zhù)儒家的根基,這就是宋明理學(xué)的肇端,這也使得程頤終其一生只為與釋氏進(jìn)行義理之辯。我們以為的宋明理學(xué)只不過(guò)是學(xué)術(shù)之爭,它實(shí)是文化根基的思考,因為這種影響一旦形成,就會(huì )表現在社會(huì )生活的方方面面,自然包括百姓生活日用的茶文化,因此,我們不能孤立在看待茶道,孤立的東西是不存在的,只有放在整體中它才會(huì )顯現其意義。

宋初智圓大師(詳情參考宋高僧傳)在《中庸子傳》中以佛解儒,使得釋儒義理深度會(huì )通。繼而契嵩大師在《中庸解》中認為,釋較儒為高,道無(wú)不中,中就是道,以中釋道。佛道與王道和,修道之為教,道也者,出萬(wàn)物也,故以道為中。中有二種:中有事中有理中……

在此,我們不需要作儒釋之辯的學(xué)術(shù)性探討,如張載在《正蒙》中講勝佛之本在理不在事,儒家講天理(天人關(guān)系),而釋氏(佛教)以心為法,以空為真;一個(gè)講心,一個(gè)講性空;如程頤認為:圣人本天,釋氏本心;朱子說(shuō):吾儒實(shí),釋氏虛,釋氏二,吾儒一等等……只對文化思想、歷史敘述略作說(shuō)明,論證茶道的人事、天理之根本,也對禪茶起源作一番說(shuō)明。

在日本茶道“和、敬、清、寂”中就可以看出儒佛會(huì )通的思想,也看出日本哲學(xué)較中國哲學(xué)為高的地方,它的影響深遠,日本社會(huì )如此的謙和有序,是日本的哲學(xué)已經(jīng)成為了這個(gè)民族的一種生活方式,他們還遵循天理、人事行事,禮(事與敬)的教化作用在日本社會(huì )顯而易見(jiàn)。而中國的“哲學(xué)”目前已然是用來(lái)寫(xiě)書(shū)、講課掙錢(qián)的,中國激進(jìn)的物質(zhì)主義,通過(guò)醉人的燈紅酒綠表現我們的生活方式,天理成為一種擺設,拿出來(lái)裝點(diǎn)文化門(mén)面。就像我們的企業(yè)主、富人,每個(gè)人都喜歡買(mǎi)點(diǎn)茶具甚至巨資裝飾一間茶室,插個(gè)花、掛幅畫(huà),來(lái)個(gè)人雅談茶藝,煞有介事,卻不知道形式需要有內容才能有道。但中國未必不可超越日本,猶如張載所言,超越之路在理不在事。

而理在哪里?就在天安門(mén)邊上孤獨地站了一百天的,那位整天想著(zhù)克己復禮的孔夫子身上…

什么意思?21世紀人類(lèi)的沖突是文明的沖突,也就是各大民族開(kāi)始了各自的文化回歸,這就是原教旨主義。中國孔子的問(wèn)題在于,回歸儒家,社會(huì )主義很尷尬,它們是相沖突的兩種不同的政治路徑,一個(gè)是民為貴,一個(gè)是民主專(zhuān)制;不回歸,文明或文化復興復向何方?因此,始終要回歸,什么時(shí)間不清楚。但它意味著(zhù),以茶道為本創(chuàng )建茶品牌在未來(lái)的茶道文化之路上可期,它的前提就是:茶道貫通天道和人事。

(注:關(guān)于為何一定要回歸,原因很淺顯,但在此略作說(shuō)明。道不遠人,先天后人,發(fā)生邏輯學(xué)上都是先有天后有人。《周易》中說(shuō):“有天地,然后有萬(wàn)物;有萬(wàn)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婦;有夫婦,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禮義有所錯?!?strong>這里的“上下”是指世界秩序,并非乾坤二卦的位置;“禮義”是指人事秩序;而最后“錯”是指關(guān)系,交叉的關(guān)系,亦即天人不二的思想。人事的綱常由萬(wàn)物的秩序發(fā)展而來(lái),從邏輯義理上說(shuō)道德也是后天地,而不是先天地,天地是道德的空間,沒(méi)有天地就沒(méi)有道德。現代人想用人道吃掉天道,一切服從人,“人為貴”貴在與天地有特殊關(guān)系,如果用人類(lèi)中心論來(lái)看世界,我們目前的社會(huì )狀態(tài)就是結果,家庭倫理、社會(huì )倫理都瓦解了,以人的幸福為旨歸的物質(zhì)發(fā)展目的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義,新儒家的問(wèn)題就在于此,他們還是一種政治正確思想,并不顧及大眾幸福。我們現在很難體會(huì )到《孟子》說(shuō)的:“教以人倫: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cháng)幼有序,朋友有信?!钡覀兛隙ㄉ羁腆w會(huì )到《呂氏春秋》所載卻發(fā)生在我們身邊的情景:君臣相賊,長(cháng)少相殺,父子相忍,弟兄相誣,知交相倒,夫妻相冒,日以相危,失人之紀,心若禽獸,長(cháng)邪茍利,不知義理?!@就是無(wú)法不回歸的原因。同樣,在企業(yè)管理中,西式科學(xué)管理解決不了“中國人”的問(wèn)題,也就是文化問(wèn)題,因此,中國企業(yè)管理需要重拾中國傳統文化,用中國“人”的思維做“人事”與科學(xué)的“事”。這一點(diǎn)毋庸置疑,因為中國人對“自由”、“科學(xué)”一直是在閹割了精神的情況下使用,因為我們文化的根中沒(méi)有那樣的東西,邯鄲學(xué)步只會(huì )弄巧成拙。)

茶事和人事實(shí)際上是天地之性,《左傳》中也提及人的行為都是形上來(lái)的。就像我們問(wèn)一家企業(yè)的正常運轉靠什么來(lái)保證一樣,我們問(wèn)儒家的五?!叭?、義、禮、智、信”靠什么保證,只能是天道。我們也可以參考古人用什么方法保證國得以治,如《尚書(shū)?周書(shū)?洪范》就是一例:初一曰五行,次二曰敬用五事,次三曰農用八政,次四曰協(xié)用五紀,次五曰建用皇極,次六曰義用三德,次七曰明用稽疑,次八曰念用庶徵,次九曰嚮用五福,威用六極;這就是眾所周知的“洪范九疇”了。五行我們都清楚,五事即:貌、言、視、聽(tīng)、思,這是做事的法則,農用八政之首為食(主祭),五紀為和,皇極為大中之道;三德為剛柔正直,稽疑為卜筮,庶徵為政治,五福六極為福命人事。洪范為天地之大法,為武王所立,全面涵蓋了社會(huì )各個(gè)方面。雖然較夏、商的禮運治國理想已然退步,比春秋以后的法制又文明許多(法制在人類(lèi)是進(jìn)一步的文明社會(huì )的退步)。茶道即茶事,茶事有天有人有具體的事,事必有禮,而后有治。因此,如何效仿洪范建立一個(gè)規范的茶禮(茶道),成為茶品牌的精神內涵,是其成功的基石。

困擾許多企業(yè)管理者的是管理問(wèn)題,管理的對象是人,而想要得到人的認可,意味著(zhù)管理者要得到所有人的情感認可,這種情感不是別的,是民族情感,進(jìn)一步說(shuō)是代表本民族性格的全部情感。將那種好走偏鋒、喜博出位的暴戾性格,通過(guò)茶道(天道和人事)凈化,進(jìn)而證明自己的民族智慧。簡(jiǎn)言之,就是將人歸位,讓倫常再現,管理自然達到日本的水平,因為我們從來(lái)不缺全世界最前沿的管理理論教材,而是缺一個(gè)有天理的社會(huì ),一個(gè)在哪里都可以讓人睡得安穩的社會(huì )。學(xué)會(huì )茶道,就等于有了人道,帶著(zhù)這樣的人道,茶道才能真正成為一種生活方式。

換言之,茶道是什么,靠什么來(lái)實(shí)現,至此已經(jīng)講述清楚了。我們知道,一個(gè)沒(méi)有根的文化是不能令人尊重的,一個(gè)不以文化為根的品牌是不會(huì )產(chǎn)生崇高感也走不遠的。我們看那些國際上令人仰視的品牌,每一個(gè)都在他們本民族文化上扎根,展現著(zhù)他們本民族的情感性格,讓無(wú)數人趨之若鶩。這背后的情感是對有序生活的向往,而中國傳統文化優(yōu)于西方民主制度,這是我們這個(gè)民族仍然可以重來(lái)的基礎。

最后,借《漢書(shū)?董仲舒傳》中董仲舒對武帝三策中言道、器、禮、天的論述結束這篇文章:道者,所繇適于治之路也,仁義禮樂(lè )皆其具也。故圣王已沒(méi),而子孫長(cháng)久安寧數百歲,此皆禮樂(lè )教化之功也……古之王者明于此,是故南面而治天下,莫不以教化為大務(wù)……天者群物之祖也,故遍覆包函而無(wú)所殊,建日月風(fēng)雨以和之,經(jīng)陰陽(yáng)寒暑以成之。故圣人法天而立道,亦溥愛(ài)而亡私,布德施仁以厚之,設誼立禮以導之……繇此言之,天人之徵,古今之道也。

回到開(kāi)篇,茶道及茶禮,禮者,人道之極也。禮是道,也是具(器),目的在于治之路。這就是孔子說(shuō)的:“不學(xué)禮、無(wú)以立”。換作商業(yè)功利語(yǔ)言,茶道、茶禮是成就品牌的器,它事法天而立道,意思是指我們經(jīng)由言說(shuō)“茶事”懂得其中的道理,然后按照這個(gè)道理建立自己的各種思想,如品牌內涵、企業(yè)文化…通過(guò)立禮教化員工,影響公眾,成就事業(yè)……這就是道通為一,形上即形下,道就是器。